澳洲留学十年贵166% 学者称优势不再急需“转型”

他调查显示高等教育到2020年将占国际学生的一半
  中新网3月14日电 据澳洲《星岛日报》报导,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isity)的研讨员贝尔(Bob Birrell)称由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进行的戏剧性预测,显示了教育界现正面临“不利要素”。   贝尔指他们从先生,尤其是中国及印度的先生身上所看到的证据显示,假如赴海外留学的条件相等,他们宁愿到美国。他表示澳洲于2002至2009年度的蓬勃期,拥有一个成本的优势,可惜现在情况却相反。   商人钱尼(Michael Chaney)旗下的集团为国际教育咨询委员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dvisory Council)进行的义务调查显示,在澳洲学习及生活的年度成本为美金$4.4万元(自2002年后上升了166%),对比于美国的美金$3.7万元及英国的美金$3万元。汇率被视为重要的罪魁祸首。经过十年“极为有利的生长趋势”后,澳洲于未来十年面对一个“较不利的战略环境”。   报告只指出入读高等教育的人数估计稳定如2009年水平有“未来增长的可能性”。   然而,本月的钱尼报告估计至2020年产值191亿美元的教育业,将比客岁多出11.7万名的先生。报告引用了一个对大学的“非正式调查”,以支持它指高等教育的入读率将每年增加约5%的说法。   研讨员奥尔森(Alan Olsen)称,他相信5%的增长只是保守估计,尽管职业教育及培训表现较弱。他调查显示高等教育到2020年将占国际先生的一半,比2009年上升了36%。职业教育及培训到了2020年只占16%,而非2009年的33%。   在以往,移民条例有利职业教育及培训课程,目前大学及连接大学的配套课程则有签证简化的优势。   澳洲国际教育联会(IEAA)的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承认,指示钱尼机构的政府机关“明显地想绘出一个悲观的景象”。   然而,欲寻求海外求学的庞大中国中产阶层,将把澳洲留先生人数推高,即使在占有率上澳洲输给敌手市场。   哈尼伍德指出,澳洲也需要看到印度先生的潜力,因为该国开始了解到澳洲目前是一个研讨生学习良好选择。而且,澳洲提供了毕业后工作的机会,而英国则不再提供,而美国更是从来没有。   但该报告也指出教育业今后十年需“转换方式”。业界需处理可负担能力及维持质素,同时“持续评估及加强澳洲资历在全球市场上更广阔的价值”。   报告指出减低成本以规复竞争力,例如把学费减低24至45%是“不切实际”的。(泳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