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参拜靖国神社议员增多 分析称右翼势力扩大

安倍 日本 参拜 中国 右翼
  今年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诚68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日本靖国神社门前格外“热闹”。   据报导,前往参拜的日本国会议员竟达190人(其中由秘书署理参拜的为101人),相当于近年来在这一天参拜的议员的两倍。参拜者中,有安倍内阁的国家安全委员长古屋圭司、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和行政改革大臣稻田朋美,还有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民主党参院干事长羽田雄一郎以及日本维新会署理党首平沼赳夫等人。   无论日本政客以何种方式、在什么时候参拜靖国神社,中国都坚决阻挡。对日本阁僚前往参拜,中方已提出抗议。   今年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的国会议员增多,是日本政治右倾化进一步生长的具体表现和必然结果。日本政治右倾化的特点之一是政坛格局发生了变化,即美化侵略历史的右翼政客在国会内的势力趋于扩大。这预示着今年10月靖国神社秋季大祭时,前往参拜的国会议员可能会比客岁大幅增加。   8月15日这一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没有直接参拜靖国神社,而是以“自民党总裁”身份由署理人向靖国神社献上购买供品“玉串”的祭祀费。这实际上是委托署理人变相参拜。安倍对其内阁成员前往参拜不加限定,实为变相支持。   这说明,安倍的历史观、战争观没有丝毫改变,而只不外是在表达方式上做了策略调整。这便是安倍政治。其骨子里很右,但方式上具有灵活性、两面性。其之所以改为以“自民党总裁”身份变相参拜,目的是在国内缓解来自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的不满,在国际上减少来自中、韩、美等国的谴责,以防止在多边国际会议场合无法与这些国家领导人实现会晤。   日本媒体普遍认为,安倍的头脑体系比小泉纯一郎还右。安倍在野时不仅高调参拜靖国神社,还是日本一些右翼反华团体的骨干或支持者。他2007年执政期间任用的航空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因任内发表美化侵略历史的文章而被解职。2010年9月发生钓鱼岛撞船事件后,以田母神为首的全国性新右翼团体“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异常活跃。他们不仅竭力美化侵略历史,还利用钓鱼岛争议煽动日本民众的反华情绪,多次联手在日本的“疆独”势力共同举办反华集会,组织右翼人员到钓鱼岛搞“钓鱼比赛”,侵犯中国领海。而当时在野的安倍晋三、谷屋圭司、稻田朋美等国会议员,都曾出席这一右翼团体的集会,登台演讲,助威呐喊。在右翼的头脑染缸中,他们相互浸染,形成了政界与社会右翼势力的人脉关系和头脑纽带。   近年来,日本右翼势力迅速得势的重要国内原因是:第一,民主党三年执政失败、分裂,政局动乱,给了自民党翻身、右翼政党翻天的绝佳机会;第二,2010年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右翼势力竭力利用领土争端渲染“中国威胁论”,制作反华情绪,为选举打下了民意基础;第三,日本右翼势力竭力宣扬中国“有引导冲绳独立、成为中国属国的计划”,“引起尖阁争议是为侵略制作借口”,经由过程互联网等鼓动和利用中国一些人“收回琉球”“开战”等,并以此散集日本的反华能量,打压对华友好力量,甚至诬蔑他们是中国的“间谍”“卖国贼”,这必然导致大选时对华倔强派候选人当选,对华友好人士降选。   在这种政治右倾化的背景下,安倍再度执政后情不自禁地发表了所谓“侵略定义未定”论,还扬言修改1995年村山富市担任首相时反省侵略历史的讲话。遭到包括美国舆论在内的谴责后,他又实伪地表示会继承“村山说话”。   然而,今年8月15日,安倍发表的致辞却只字未提对亚洲列国死难者表示哀悼和对侵略战争进行反省。这实际上是迈出了修改“村山说话”的第一步。对此,日本共同社发表评论指出:“这只能说是违背了过去20年日本政府代代相传的良知与良心、令历史倒退的愚蠢行为。”由此可见,安倍在政治右倾化的道路上已越走越远。   8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到德国纳粹集中营旧址为当年的死难者献花圈志哀,安倍的做法则完全相反,他还把修改战后日本宪法作为最大政治使命,其副首相麻生太郎竟然鼓吹日本应效仿纳粹不知不觉修改魏玛宪法的方式修宪。这不能不令人感叹,战后68年过去了,德国从经济到政治都真正站了起来,而日本则相反。(刘江永) 标签:安倍 日本 参拜 中国 右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