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官员回覆钓鱼岛问题面露尴尬 实为无赖狡辩

日本和美国官员在分别回答新华社两位记者关于钓鱼岛问题的提问时
  (声明:此文版权属《国际先驱导报》,任何媒体若需转载,务必经该报许可。)   最近,日本和美国官员在分别回覆新华社两位记者关于钓鱼岛问题的提问时,都面露为难,成为日美媒体和国内网络热点。这些官员为难面容背后掩躲的是,美日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做贼心实和近似无赖的狡辩。   先来看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回应新华社驻华盛顿记者冉维的记者会场面,纽兰的为难大致体现在三个方面:   为难之一是对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不熟悉,自嘲地称要看“提示纸”。钓鱼岛问题是近期牵涉中美日三国关系的严重热点,纽兰连本国的基本立场都不清楚,从职业角度看多少有些说不外去。难怪,在记者问她“找到没”时,纽兰故作镇定中露出些许慌忙。   为难之二是自知理亏依然强词夺理。在找到“官方文案”后,纽兰一方面重申钓鱼岛是《美日安保合同》的适用对象,另一方面又强调,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不持立场。但是,纽兰不能解答记者问题的核心:这两点恰恰是“自相矛盾”的。于是,纽兰第二次面露为难,这就难以让人谅解了。   为难之三是傲慢甚至有些无礼地拒绝继续回覆问题,有失体面。政府发言人是一个国家的“脸面”,由于自知逻辑上无法说明这一自相矛盾的表态,纽兰打破西方记者会的惯例,置记者提问于不顾,转而迫不及待求“下一个问题”救场。难怪有网民讥讽称:“这是‘理屈词穷’一词的最好解释!”   明明知道自相矛盾,但依然强词夺理,这体现了美国人执意要在钓鱼岛问题上拉偏架的无赖嘴脸。美国为了“重返亚洲”的战略利益需要,在亚太国家间领土、领海分歧问题上做文章,实施所谓的“巧实力”战略,而钓鱼岛问题正中其怀。   众所周知,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在钓鱼岛问题演变的历史进程中,美国是当事方之一,清楚其中的渊源。然而,美国非但不出来澄清,反而明显袒护日本。比如,宣布钓鱼岛是《美日安保合同》适用对象;采用日语读音作为钓鱼岛的官方名称;敏感时期展开为期37天的岛屿防卫演练。   再来看日本方面。不久前,日本内阁府官房长官藤村修在回覆新华社驻东京记者郭一娜关于钓鱼岛的历史渊源时,表现出与纽兰异曲同工的为难。   其实,这位记者是按照日方的逻辑一环接一环问的,并没有咄咄逼人。记者先是问“固有领土”的概念,接着问日方称钓鱼岛“历史上是日本领土”,这‘历史上’到底指多长的历史跨度”,藤村修称“从明治时期归入日本所有者手中的”算起。然而,藤村修不能答复连日本学者都认可的早在明清时代中国对钓鱼岛的管辖权问题,只能照本宣科,以“一丝难以读懂的微笑”来掩盖心中的慌乱。   在此,很有必要给藤村修、纽兰还有其他日美官员们补一点历史常识。自明朝初年起,钓鱼岛列岛就被列入中国版图。永乐年间(公元1403至1424年)出版的《顺风相送》一书就有关于钓鱼岛列岛的记载,这比日本声称的琉球人古贺辰四郎1884年“发现”钓鱼岛要早400多年。在日本1783年和1785年出版的标有琉球王国疆界的地图上,钓鱼岛列岛属于中国。这比藤村修口中的1895年要早得多。   无论从历史归属还是法理依据来看,中国对钓鱼岛列岛都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如今,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出于一己之私,罔顾史实,暴露出美国和日本外交实伪与狡辩。   无论是在华盛顿还是在东京,两位记者的提问都是从事实出发,心平气和、冷静地提出问题。相对应的是,正因为心中有鬼,一些做法拿不上台面,日美官员在应对时出现了网民所说的“记者很淡定,发言人很不淡定”的局面,令人啼笑皆非。   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要想不再为难,必须理性面对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国这一事实,不要一错再错,不要在西太平洋掀起恶风巨浪。(吴黎明)